首頁  >  頭條 > 內容詳情
牢記使命敢擔當 盡銳出戰斷窮根——昭通市各級干部決戰脫貧攻堅的做法及啟示
發布日期:2019-06-17 11:34:00     來源:紅色扎西     

編 者 按

  在脫貧攻堅大決戰中,昭通市各級干部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雙統領”,緊緊圍繞以群眾工作為主線的“133”工作思路,精準扣好 “四粒扣子”,著力提升 “三個組織化”程度,為堅決打好打贏脫貧攻堅戰,如期實現脫貧目標凝聚起強大合力。昭通市各級干部決戰脫貧攻堅的做法得到了省委組織部主要領導的高度肯定,并在《云南組工通訊》進行了刊發,要求全省各地學習。現將《云南省昭通市各級干部決戰脫貧攻堅的做法及啟示》進行全文刊載,供學習借鑒。

牢記使命敢擔當 盡銳出戰斷窮根

—云南省昭通市各級干部決戰脫貧攻堅的做法及啟示

  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新時代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從戰略和全局高度,深刻闡述了新時期脫貧攻堅工作的大政方針、總體要求和目標任務,為貧困地區打贏脫貧攻堅戰、實現高質量跨越式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打好脫貧攻堅戰,關鍵在人,在人的觀念、能力、干勁。


  2015年1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深入昭通市視察時作出重要指示:“要以更加明確的目標、更加有力的舉措、更加有效的行動抓好脫貧攻堅,確保扶到點上、根上,讓貧困群眾真正得到實惠。”昭通市各級干部始終牢記總書記的殷殷囑托、感恩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堅定不移地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動工作,在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不畏艱險、搶抓機遇,扛起責任、敢于擔當,充分發揚鐵軍精神,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氣魄,以滾石上山的勁頭和勇氣,以“咬定青山不放松、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恒心毅力,以開局就是決戰、起步就是沖刺的昂揚斗志,苦干實干、決戰決勝,在巍巍烏蒙山腹地展開一場全民參與、攻堅克難、攻城拔寨的脫貧攻堅大會戰。


一、背景情況

  昭通市是云南省的“北大門”,地處云、貴、川三省結合部——烏蒙山腹地,轄9縣1市1區,國土面積2.3萬平方公里,居住著漢、彝、回、苗等24個民族625萬人,集革命老區、地震災區、自然生態脆弱地區、散雜居民族地區于一體。歷史上的昭通,古韻悠揚、人文厚重,秦開“五尺道”,漢筑“南夷道”,是早期云南文化三大發祥地之一。1935年2月,紅軍長征途經昭通,在這里召開了著名的“扎西會議”,紅色基因根植于烏蒙大地。


  作為“貧中之貧、堅中之堅”的深度貧困地區,昭通是全國貧困人口最多的地級市,也是云南省脫貧攻堅的主戰場和最難啃下的“硬骨頭”。全市11個縣市區中,國家級貧困縣10個,其中深度貧困縣7個。全市山區半山區占總國土面積的96.4%,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寒冷涼地區占30%,土地石漠化程度達15%,25度以上陡坡耕地占耕地總面積的35.6%,人均耕地面積僅0.9畝,且地瘦天寒,資源承載能力嚴重不足,“開荒開到邊,種糧種上天”“一方水土難以養活一方人”是昭通市深度貧困地區最真實的寫照。產業發展規模小、層次低,貧困群眾經濟收入主要依靠外出務工,工資性收入占61.99%,生產經營性收入僅占20.2%。基礎設施建設較為滯后,素質型貧困突出,教育扶貧和健康扶貧任務繁重。


  面對這些“如鯁在喉”的短板和“如芒在背”的問題,昭通市各級干部以背水一戰的信心和決心,以不脫貧不收兵、不摘“窮帽子”就交出“官帽子”的斗志和氣魄,持續有力打好精準脫貧攻堅這場不能輸也輸不起的硬仗。2014年以來,全市貧困人口從184.37萬人下降到2018年的58.83萬人,累計減貧125.54萬人、出列貧困村508個、摘帽貧困縣2個,貧困發生率從25.71%下降至12.49%,為到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全面小康目標奠定了堅實基礎。


二、主要做法

  (一)堅持以脫貧攻堅統領經濟社會發展全局、以黨的建設統領推動各項工作落實,探索實踐以群眾工作為主線的“133”工作思路。


  面對昭通繁重而艱巨的脫貧攻堅任務,在相當一部分干部中存在著要么政治站位不高、信心不足、畏難徘徊的思想,要么對復雜性、艱巨性認識不足,抱著簡單應付、僥幸過關的態度,更多的是融不進大局、找不準定位、理不清思路,不能真正地理解和領會如何以脫貧攻堅來統領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變壓力為動力,變挑戰為機遇。為此,昭通市組織各級干部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統一思想認識,堅持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統領全市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政治任務、最大民生工程、最大發展機遇、最大歷史挑戰,高高舉起脫貧攻堅大旗,“不把扶貧當負擔,誓把扶貧當機遇”,系統謀劃、整體破解脫貧攻堅面臨的困難和問題。依托扎西干部學院、市委黨校等陣地強化干部培訓,以“苦不苦,想想紅軍長征二萬五;難不難,想想當年紅軍來到扎西有多難”來激勵各級干部堅定理想信念,強化政治擔當,以高度的政治自覺和行動自覺投身脫貧攻堅大決戰。


  越是艱險越是復雜,越要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昭通市充分發揮各級黨組織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和群眾工作優勢,嚴格落實“五級書記抓扶貧、黨政同責促攻堅”的政治責任,深入實施“烏蒙扶貧先鋒行動”,全面推進農村基層黨的建設與脫貧攻堅緊密結合,探索推行“干部聯系支部、支委聯系黨員、黨員聯系群眾”的黨建網格化管理模式,做到每個貧困村都矗立著一座堅強的戰斗堡壘、每一戶貧困群眾背后都站著一名堅定的共產黨員,確保在脫貧攻堅中,黨的組織無處不在、黨員作用無處不發揮。著力鍛造忠誠干凈擔當“烏蒙鐵軍”,市級層面以廳級領導、駐村督導員、掛鉤幫扶單位、駐村工作隊和結對幫扶干部“5個層級力量”下沉一線,引領帶動縣、鄉、村各級干部盡銳出戰,用機關沉下去帶動基層動起來、實起來,用干部扎下去促進群眾動起來、干起來。黨的十九大代表、大關縣上高橋鄉大寨村黨總支書記丁琪,帶領1160戶群眾成立琦鑫黃牛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實現戶均年增收5000多元,個人先后捐資助學、救災濟困累計達56萬余元,成為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領頭雁”。


  針對部分貧困群眾訴求多樣、期盼過高、維權意識和攀比心理較為強烈的實際,昭通市通過調研確立了“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以群眾工作為主線,抓住精準、統籌、務實三個關鍵,實現思想、工作和情感三個認同”的“133”工作思路,始終把深入細致的群眾工作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讓群眾工作真正成為支撐起脫貧攻堅這棵參天大樹的主干。各級領導干部帶頭深入千家萬戶,扎實做好群眾的組織發動和教育引導工作,從收集民情、了解民意、把握實情入手,面對面把賬算清楚、把政策講明白、把思路統一起來,把群眾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形成攻堅合力,努力改變簡單發錢發物等狀況,切實增強群眾的內生動力,力求在實現“六個精準”的基礎上,兼顧好面上群眾的利益訴求,統籌推進基礎改善、產業培育等各項工作,增強群眾對脫貧攻堅的參與度、認同感和滿意度。



  (二)全面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精準把控每一環節,扣好脫貧攻堅“四粒扣子”,切實做到“量身定制、對癥下藥”。


  扶貧開發成敗系于精準,必須找準“窮根”、明確靶向,量身定制、對癥下藥,真正扶到點上、扶到根上。昭通市各級干部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以“精準”為要義,扣好精準識別、精準施策、精準退出、鞏固提升“四粒扣子”,打出組合拳,全面落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各項措施。


  扣好精準識別“第一粒扣子”。對象不準、底數不清,影響了脫貧攻堅質量,導致許多群眾對脫貧攻堅工作不認可,甚至滋長爭當貧困戶、“等靠要”等不良風氣。如何扣好精準識別“第一粒扣子”,確保扶貧對象應納盡納、應退盡退?如何加強大數據共享和應用分析?如何發揮群眾在貧困識別中的主體作用?針對這些問題,2017年,昭通市以全國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動態管理為契機,堅持從頭再來但不是推倒重來、全面調查但各有側重、穩中求進動態管理的要求,以縣區為主體、村民小組為基本單元、農戶為基本對象,由駐村工作隊負主責,組織2.36萬名干部深入全市146個鄉鎮(街道)1251個村(社區)25856個村(居)民小組,花了近4個月的時間,對全市129.73萬戶529.03萬農村人口進行全面摸底排查和深入細致的走訪,精準鎖定了貧困對象,剔除“錯評”對象2.2萬戶7.74萬人、糾正“錯退”對象1.1萬戶4.81萬人,新納入“漏評”對象4.42萬戶17.42萬人,精準鎖定未脫貧對象27.5萬戶113.37萬人。通過扣好精準識別“第一粒扣子”,在精準鎖定扶貧對象的同時,全面精準核查了全市農村戶籍、住房、教育、衛生、低保等各方面的信息。全市共清理清退不合理、不規范的低保對象10.96萬人,新增11.38萬人,低保工作自此建立起了規范、透明、有效的管理運行機制。廣大干部深入千家萬戶進行大走訪,把摸底調查同宣傳政策、了解民情、收集民意、化解矛盾、移風易俗等工作有機結合,既錘煉了干部服務群眾的本領,又拉近了干部與群眾的距離,進一步密切了黨群干群關系。


  扣好精準施策“第二粒扣子”。如何避免大水漫灌?如何防止“手榴彈炸跳蚤”?如何做到因村因戶因人施策?圍繞這些問題,昭通市以“村村清、戶戶清”行動為抓手,整合人員力量盯到村、抵到戶。通過全覆蓋、無遺漏的梳理排查分析,客觀準確研判,明確了到村到戶的目標任務,按照“缺什么補什么”的原則,科學制定村級施工圖、鄉級路線圖和縣級項目庫,規劃項目12大類1895項、總投資862.9億元,其中對照戶脫貧6條、村出列10條、縣摘帽5條標準,脫貧保障類剛性需求資金為559.19億元、鞏固提升類項目資金303.75億元。在此基礎上,堅持對所有剛性需求項目實施清單化管理、項目化推進、責任化落實,精準把控項目實施中的每一個環節和細節,以到人到戶的精準幫扶確保戶脫貧、村出列,以高質量的村村清、戶戶清確保整縣摘帽。


  扣好精準退出“第三粒扣子”。如何確保脫貧成果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怎樣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昭通市嚴格執行貧困退出標準和程序,以脫貧實效為依據,以群眾認可為標準,堅決防止錯退,切實提高脫貧質量。正是在這樣的標準要求下,2018年威信縣、綏江縣在省級第三方考核評估中,貧困發生率分別為1.11%、0.76%,分別比3%的國家標準低1.89和2.24個百分點。


  扣好鞏固提升“第四粒扣子”。圍繞如何處理好脫貧攻堅與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之間的關系,昭通市以“百村示范、萬村整治”行動為載體,以自然村為單元,在規劃建設一批特色型示范村莊、充分發揮示范引領作用的同時,全體總動員,從洗臉、穿衣、打掃衛生開始,把更大的精力、人力和物力放在大面干凈整潔型村莊建設的全覆蓋上,著力改善廣大農村人居環境,推動移風易俗、革除陳規陋習,樹立文明新風、展示新村新貌。在深度調研和充分尊重群眾意愿的基礎上,把自下而上的精準與自上而下的統籌相結合,推進“一鄉一業、一村一品”的產業培育,體現立足市場導向,因地制宜、科學規劃,合理確定特色產業發展方向、重點和規模,積極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帶動廣大群眾持續發展,切實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巧家縣東坪鎮10個村(社區)在“百村示范、萬村整治”工作中,建設燈光球場、羽毛球場、村組活動廣場、村衛生室、垃圾收集池,組織干部群眾義務植樹、疏通污堵溝渠。全鎮新建公路46公里,硬化公路49.57公里,修建蓄水池59個,鋪設引水管網116.2公里。如今走進東坪鎮,綠樹成蔭,青瓦白墻間,院落干凈整潔,這只是昭通眾多村莊中的一個縮影。



  (三)不當愚公當智叟、搬不動山就搬人,探索創新“進城、入鎮、進廠、上樓”模式,以大規模易地扶貧搬遷推動貧困群眾既“挪窮窩”更“斷窮根”。


  大關縣悅樂鎮海壩自然村,距鎮政府所在地31.8公里,海拔2200米,山高水冷地皮薄,人多地少產出低,29戶苗族同胞中就有2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常年靠蕎麥、馬鈴薯生活,“一方水土難以養活一方人”,唯有整村搬遷才有出路。像海壩這樣需要整村搬遷的自然村,昭通就有1014個。


  昭通很大一部分貧困群眾生活在深山區、石山區、高寒冷涼地區,居住極其分散、偏遠,交通等基礎設施條件差、建設成本高,生態敏感脆弱,生存條件極為惡劣。而要實施搬遷,又面臨著思想統一難、資金籌措難、組織實施難、配套支撐難“四難”問題。圍繞搬不搬?搬多少?昭通市引導廣大干部群眾開展深刻的思想大討論,統一思想認識,下大決心把易地扶貧搬遷真正作為啃下脫貧攻堅最硬骨頭的“鐵齒銅牙”,堅決把那些不具備發展條件的貧困山區、生態脆弱地區群眾搬出大山,實現既“挪窮窩”更“斷窮根”,真正讓人搬到人能呆的地方、讓樹長到樹該長的地方,實現城鄉人口分布格局重構、產業發展結構重組、山區自然生態環境重塑“三位一體”整體推進。2017年末,昭通市聚焦“六類區域”,以貧困程度和客觀條件為主要依據,按照“能搬則搬、應搬盡搬、整村搬遷”的原則,以集中居住規模在30戶左右貧困發生率高于50%以上、交通基礎設施等公共服務難以適應長遠發展為主要標準,精準鎖定易地扶貧搬遷對象8.44萬戶36.18萬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群眾30.7萬人、同步搬遷5.48萬人;加上白鶴灘水電站同時期搬遷的4.5萬水電移民,全市搬遷人口總量達到40.68萬人,搬遷規模之大、難度之大前所未有。


  圍繞搬哪里、怎么搬,昭通市立足客觀條件和空間潛力,堅持全市一盤棋,打破縣、鄉、村行政區劃,按照“進城、入鎮、進廠、上樓”的思路,著力探索中心城區安置、縣城安置、保障房安置、中心集鎮安置四種模式,讓貧困群眾一步實現由農村到城市、農民到市民的歷史性跨越發展和轉變。僅2018年年底至2019年,全市就新增易地扶貧搬遷安置人口21.41萬人、占云南省的54.5%。立足昭通大部分縣不具備縣域內大規模集中安置的實際,全市統一組織實施跨縣區安置7.69萬人;規劃建設集中安置區28個,其中萬人以上安置區8個,昭陽區靖安、魯甸縣卯家灣兩個跨縣安置區人口分別達4.06萬人和3.63萬人。面對時間緊、任務重的現實,為搶時間、保進度,引入中國建筑和云南建投等大型國有企業,探索工程總承包、一體化運作模式,確保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建設扎實有序推進。


  圍繞群眾“搬得出、穩得住、能持續發展、群眾較滿意”的目標,在遷出地,通過集中統一流轉土地與退耕還林還草、發展特色產業相結合,盤活搬遷群眾耕地、林地、宅基地“三塊地”,提高產業發展組織化程度,實現資源變資本、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三變”,斬斷搬遷群眾與遷出地的直接聯系,讓群眾安心搬出大山;在遷入地,在嚴格執行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的前提下,動員搬遷群眾人均拿出1.5—5平方米用于扶貧車間建設和商業開發,所有權屬于搬遷群眾,通過集體包租或多樣式分租形式獲取收益。強化“一配套兩支撐”,配套建設道路、學校、醫院和公共服務設施,切實解決搬遷群眾就學、就醫等問題;以扶貧車間、產業基地、勞動密集型工業園區建設和公益崗位開發等為重點,廣泛動員搬遷群眾培訓轉移就業,著力強化產業、就業支撐,解決搬遷群眾后續發展。僅昭陽區靖安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就規劃建設了1.5萬畝馬鈴薯基地、6000畝標準化蔬菜產業園和5萬平方米“扶貧車間”;魯甸縣卯家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規劃建設了2200畝高原特色綠色食品加工園、3000畝現代物流園、1萬畝新植蘋果基地、1萬畝蔬菜基地和3.3萬平方米“扶貧車間”,統籌解決易地扶貧搬遷群眾后續產業發展和勞動力轉移就業問題。


  2019年春節前夕,經過9個月奮戰的綏江縣兆佳壩安置點,圓滿完成33棟1865套住房以及相應的配套設施建設任務,1865戶7144名貧困群眾從大山深處歡天喜地搬入縣城新居。69歲的楊順高老人高興地說:“我做夢都沒想到,能夠搬到這么好的地方,過上城里人的生活。



  (四)堅持以高度組織化為根本,突出抓好“三個全覆蓋”,用新理念新機制新技術補齊高原特色產業發展短板,為脫貧攻堅提供強有力的產業支撐。


  玉京村是威信縣扎西鎮的一個以苗族為主的行政村,海拔高、氣溫低,幾十年來村黨總支帶領群眾種植蔬菜、藥材等產業都沒有成功。2018年,昭通市通過調研論證,確定在北部8縣市大力發展筍用竹產業,這讓群眾看到了希望,在村黨總支的帶領下成立專業合作社,規范化種植方竹4600畝,掀起了全民種竹熱潮,3年后將實現戶均收入5萬元以上。


  昭通立體多樣的氣候條件和得天獨厚的資源稟賦,孕育了蘋果、馬鈴薯、竹子等具有發展潛力的特色優勢產業。但高原特色產業發展規模小、組織化程度低,缺乏龍頭企業帶動,資源優勢與產業現狀“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為順應高質量發展要求,全市充分借鑒云南煙草發展模式,堅持“老產業+新理念、新機制、新技術=新產業”理念,樹立一步登頂意識,按照良種良法、高度組織化和集約化模式、黨支部+合作社“三個全覆蓋”的要求,建立完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與貧困群眾增收致富的利益聯結機制,充分發揮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專業大戶的引領作用,大力培育蘋果、馬鈴薯、竹子、特色養殖、天麻、花椒“6個百億元”高原特色產業,100萬畝中國南方冷涼高地優質蘋果基地、60萬畝立足大西南面向南亞東南亞的優質馬鈴薯種薯基地、260萬畝優質商品馬鈴薯基地、360萬畝竹產業基地、20萬頭肉牛等種植養殖、加工基地標準化建設正加速推進,成功舉辦昭通蘋果展銷會、中國馬鈴薯大會,昭通蘋果入選全國百強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為貧困群眾增收致富提供了產業支撐。


  如今的昭通,高原特色產業發展如火如荼,傳統農業正逐步實現向現代產業的革命性突破。引進的海升集團圍繞一、二、三產融合發展的定位,構建種植、分揀、冷鏈、物流、市場營銷全鏈條現代產業體系,實現了產量與品質、規模與效益同步提升,徹底改變了傳統、粗放、低效的種植模式,在推動“此蘋果非彼蘋果”的根本性轉變上取得了實質性進展。目前,規范化種植的3萬余畝蘋果示范園,已成為全國最大單體連片矮砧密植蘋果種植基地,放眼望去,祖祖輩輩種植玉米的緩坡地上,一排排的矮砧密植蘋果園蔚為壯觀,其模式和機制已成為昭通蘋果產業的發展方向。在海升集團的帶動下,2017年以來,昭通市規范化新植蘋果11.8 萬畝,改造老果園31.57萬畝;2018年全市蘋果銷售均價較上一年將近翻了一番。昭陽區樂居鎮中河村果農張學寶,全年蘋果收入超過了10萬元,畝產值2萬多元,他逢人就說:“這主要是有了新品種、新技術,讓我家有了好收成。


  昭通市北部的8個縣市,將大規模竹子種植與退耕還林還草緊密結合,為廣大山區群眾找到了一條致富路,讓長江上游生態敏感脆弱的烏蒙山片區綠起來,既響應了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指示要求,又幫助群眾把“綠色銀行”建在山上,同時也為大規模搬遷出來的群眾放心、徹底走出大山、開啟新生活提供了有力支撐,闖出了一條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的路子。



  (五)建立精準對接平臺機制,以高度組織化推動勞動力穩定有序就業,將人口包袱轉化為人力資源優勢。


  昭通市529萬農村人口中有勞動力305萬,長年外出務工的就達237萬,而技能型勞動力僅有13.46萬人、占4.4%,且多數務工人員處于自發、無序外出狀態,穩定就業難、維護權益難、工資水平低。面對如何將豐富的人力資源優勢轉化為脫貧支撐這一現實問題,昭通市按照“近抓外出就業為主,遠抓產業培育支撐”的思路,堅持從提高組織化程度入手,實行村組干部和駐村工作隊員掛鉤聯包到每一個貧困勞動力,大力開展精準到人的勞動力登記摸底和就業意愿調查,健全完善精準對接平臺機制,在確保實現36.18 萬易地扶貧搬遷人口中12.86萬勞動力充分就業的基礎上,扎實推動全市貧困勞動力有序穩定就業,以更加充分的就業支撐穩定脫貧。近3年來,全市累計培訓轉移輸出勞動力124.2萬人次,勞動力轉移就業實現了從自發、無序到有計劃、有層次、有保障、有體面的轉變。緊緊抓住東西部扶貧協作機遇,探索創新職業教育辦學模式,統籌整合市內市外資源,用開放創新的理念大力發展職業教育,與廣東省東莞市、中山市等地59家職業教育單位建立協作關系,職業教育年招生規模擴大到3.6萬人,確保全市每年的“兩后生”都能接受職業教育并穩定就業。鎮雄縣潑機鎮老包寨村人均耕地僅0.6畝,屬于典型的資源型貧困,貧困發生率一度高達32.8%,當地黨委政府把外出務工作為最現實、最直接、最有效的脫貧措施,積極加強與安徽省蕪湖市等地區的合作,全村2785名勞動力中有序轉移就業2347人,轉移就業率達84.27%,人平均每月務工收入穩定在6500元以上。



  (六)緊扣村出列戶脫貧標準,扎實推進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讓廣大群眾在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中共享發展成果。


  基礎設施嚴重滯后是昭通致貧的主要原因之一,如何補短板、強弱項?昭通市聚焦最為突出的路、水、房、就學、就醫等基礎設施建設,緊扣“村村清、戶戶清”項目庫,積極爭取政策項目資金支持,廣泛發動群眾投工投勞。在全力推進12條高速公路建設確保實現縣縣通高速的同時,重點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實現所有行政村公路硬化和通客運全覆蓋,貸款和爭取上級資金支持101.7億元,集中推進1.13萬公里自然村公路硬化,實現50戶以上不搬遷自然村公路硬化全覆蓋;大力實施骨干水源工程和農村安全飲水工程,全市82.53萬貧困群眾飲水困難得到有效解決;2015年以來,全市累計改造農村危房17.43萬戶,2019年改造農村危房8.2萬戶,其中“四類重點對象”5.06萬戶、“非四類重點對象”3.14萬戶,實現農村危房全面“清零”;加大教育扶貧力度,完成“全面改薄”校舍161.83萬平方米,全市中小學和幼兒園徹底告別危房,11個縣市區2019年可全部通過國家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評估認定。創新辦學模式和機制,引進云師大附中聯合創辦鎮雄縣分校,不斷提升教育教學質量;加大健康扶貧力度,新建標準化村級衛生室486個,實現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達標建設全覆蓋,引進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區域聯盟中心醫院等一批優質醫療資源落戶昭通,助力脫貧攻堅。

三、經驗啟示

  啟示一: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動工作,是打贏脫貧攻堅硬仗的根本遵循。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各級干部戰勝一切困難的精神之鈣。面對全國之最的脫貧攻堅重任,敢不敢勇挑重擔、攻堅克難;面對落后的產業基礎,敢不敢打破常規,用新思維、新理念、新機制推動傳統農業向現代產業轉變;面對昭通史無前例的大規模跨縣區易地扶貧搬遷“硬骨頭”,敢不敢下決心擔當作為、創新突破,這是對昭通各級干部的最大考驗。面對這樣的大考,全市各級干部大力弘揚斗爭精神,堅定必勝信念,矢志不渝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奮勇擔當、攻堅克難,先后涌現出即將結婚卻沒有等到婚禮那一刻的90后扶貧干部王秋婷、積勞成疾犧牲在扶貧一線的駐村工作隊長李永春等14名扶貧干部,他們用生命詮釋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用忠誠擔當書寫了人生的壯麗史詩。昭通市各級干部之所以能夠勇于擔當、攻城拔寨、不怕犧牲,最根本的精神動力就是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理論武裝,有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昭通時的諄諄教誨,更加堅定了理想信念,激發了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和斗志。實踐證明:越是大事難事面前,越要強化理論武裝,堅定理想信念,這是勇于戰勝艱難險阻、主動擔當奮進的強大精神支柱。



  啟示二:鍛造一支敢擔當敢作為敢碰硬的“烏蒙鐵軍”,是打贏脫貧攻堅硬仗的組織保證。


  打好脫貧攻堅戰,關鍵在人,關鍵在人的觀念、能力、干勁。昭通市10.7萬名各級干部掛鉤幫扶、無一例外,選派的4352名駐村隊員常駐脫貧攻堅一線,最為可貴的是他們當中有216對“父子兵”、1284對“夫妻檔”,還有572名干部“輕傷不下火線”。為牢固樹立在脫貧攻堅一線選拔任用干部的鮮明導向,昭通市明確提出了“市委每年提拔使用的干部中一線扶貧干部要達60%以上、縣市區委每年提拔使用的干部中一線扶貧干部要達80%以上、市直部門每年提拔使用的干部中有扶貧工作經歷的要達50%以上”硬性要求,2015年以來累計提拔使用脫貧攻堅一線干部2687名,其中處級干部347名、科級干部2340名;建立正向激勵和容錯糾錯機制,為扶貧一線干部購買意外傷害保險,特別是探索建立村干部“基本報酬+績效補貼+村級集體經濟創收獎勵”結構性崗位補貼制度,鼓勵支持村組干部帶頭組建專業合作社或創辦龍頭企業,拿出集體收益的20%—60%獎勵村組干部;制定并嚴格執行調整不適宜擔任現職領導干部辦法,先后調整、處理、問責、召回各類干部782名。動真碰硬查處扶貧領域違紀違法行為和涉黑涉惡問題,處理干部683人。實踐證明:越是在攻堅克難的關鍵時刻,越需要樹立鮮明的選人用人導向,越需要有一支甘于奉獻、不怕吃苦、不怕犧牲、無堅不摧的“鐵軍隊伍”。



  啟示三:緊扣精準要義,創新工作思路,走實群眾路線,是打贏脫貧攻堅硬仗的制勝法寶。


  打贏脫貧攻堅硬仗,成敗在于精準。昭通市在脫貧攻堅戰中,始終堅持精準思維,從精準扣好“第一粒扣子”開始,牢牢把控“六個精準”中的每一個環節和細節,以全過程的精準把控確保扶貧扶到點上、扶到根上。立足昭通市情實際,發揚黨的優良傳統,創新性地提出了“133”脫貧攻堅工作思路,以充分的宣傳發動群眾為支撐,以群眾滿不滿意為標準,領導干部帶頭走實群眾路線,特別是在精準識別中,全市萬名干部走進千家萬戶,在逐戶核實中講明政策、算清楚賬,群眾感受到了脫貧的溫度、體會到了干部的真誠,實現了思想認同、工作認同、情感認同。廣泛開展“自強誠信感恩”等活動,堅持扶貧和扶志相結合,充分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扶貧不僅斬斷了“窮根”,而且還扶出了志氣,以干部的辛苦指數換來群眾的幸福指數。實踐證明:精準把控每一環節是打贏脫貧攻堅硬仗的前提,深入細致的群眾工作是做好一切工作的法寶。



  啟示四:東西協作幫扶,社會各界參與,匯聚各方力量,是打贏脫貧攻堅硬仗的強大合力。


  搶抓東西部扶貧協作重大機遇,與廣東省東莞市、中山市密切協作,探索建立“1+1”“1+N”等幫扶模式,深入開展“萬企幫萬村”“攜手奔小康”等行動,兩市10個鎮(街道)分別結對幫扶昭通10個縣區,387個企業結對幫扶昭通296個貧困村,45所學校、21家醫院結對幫扶昭通41所學校、17家醫院;深入推進“1+8”框架協議落實落地,在易地搬遷、村衛生室建設、產業培育等方面予以幫扶,共計支持資金6.49億元。廣東省深圳市主動溝通對接,在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職業教育、勞動力轉移就業等方面給予昭通重點支持。中國建材集團對口幫扶昭陽、永善、綏江3個縣區,累計投入幫扶資金2241.5萬元,并在鄉村公路建設、農村危房改造、人畜飲水工程等方面給予鼎力支持,像這樣的中央定點幫扶單位還有國家行政學院、五礦集團、東華大學、保利集團。新滬商、興業證券、太平保險、銀泰集團、億利資源集團等知名企業,以及諸多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積極投身昭通脫貧攻堅,僅2018年全市就得到社會幫扶資金3.28億元。中國建筑集團、云南建投集團在時間緊、規模大、要求高的情況下,敢于啃“硬骨頭”,承擔了昭通市大規模集中搬遷安置建設任務,為昭通打贏脫貧攻堅戰給予了傾力支持。實踐證明,越是攻堅克難,越要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廣泛匯聚各方力量,形成萬眾一心、同心同向的強大合力。



紅色扎西網www.niburz.live中共昭通市委組織部主辦

[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滇ICP備08100184號-1 聯系電話:0870-2121765 技術支持:昭通新聞網

船长的宝藏试玩